14
2022
06

故事: 妻不贤祸三代

时间:2022-06-14 16:58栏目:联系我们 点击: 189 次

九十年代中期,晋西北黄土高原汾河上游处,某行政村有位农妇姓张名大兰,30岁便守了寡,而后没有再嫁,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拉扯着儿子过活。村里人都说她有骨气,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。

说起张大兰这个女人,不好也不坏,说她好吧,与邻里相处把东西看得太重,打个比方,她给你一碗粥,你必须还她两碗,多了不嫌多;但若只还一碗,等于平等交换,便恼怒埋怨;倘若纯粹不还那可算捅天了,她能从从村头说到村尾,搞的人尽皆知,真正是貔貅再世。说她不好吧,一个女人带着孩子,又当爹又当妈,又种地又养猪着实不易。乡里乡亲的,不是本家就是七拐八拐的亲戚,故而大伙儿不但不计较还多有帮扶。

就这样一晃十几过去了,大兰由少妇变成了大妈,儿子小强也长成了十五六岁的小伙子。习惯当家做主的大兰遇上叛逆期的儿子,简直不要太崩溃,一个恨不得给儿子拴腰上时时看见事事管控,一个千方百计装聋作哑恨不得插翅飞走。

面对儿子的反抗,张大妈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,儿子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乖孩子了。她越想让儿子听话儿子就越不听话,她就越气的厉害,她气的越厉害就越想让儿子听她话,如此反复循环,娘俩斗的鸡飞狗跳谁都不服谁。张小强被母亲吵得烦不自胜,执意要外出打工,一方面有意逃避母亲控制,另一方面血气方刚的他不甘一辈子窝在小地方。张大妈自然极力反对,可任凭她寻死觅活,儿子都不为所动,“你绝食我也绝食,你跳河我也跳河,横竖你不让我出去咱娘俩就死在一起”。真应了句话——狠的怕横的,这招儿一出,张大妈直接败下阵来,乖乖将儿子送上火车。

小强这一走,好似野马脱缰,东走西逛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。有钱就看风景泡网吧,没钱就打短工,张大妈几次催他回家,他都无动于衷,逼急了就玩消失。期间,他端过盘子,当过小工,睡过大街,挨过耳光,把该吃的苦该受的罪都受一遍后幡然悔悟,用兜里仅剩的钱报了一个厨师短训班,结业后找了一家酒楼上班,勉强算是在上海这个地界落了脚。后厨的营生并不好干,除了要起早摸黑,还要遭受白眼斥责,脏活累活更不在话下,好在他已经提前经历过社会的拷打,能吃苦能受气,历经五年终于从杂工一路干到大厨。彼时,店里最温柔能干的一名四川女孩也向他抛出橄榄枝,两人一合计干脆双双辞职,拿着几年的积蓄共同盘下了郊外一处转让中的饭店,正式开启了创业之路。时至今日,事业爱情双丰收蹉跎满志的张小强决定带女友衣锦还乡,顺便把婚事定下来。

而彼时的张大妈早已今非昔比,儿子雪片般的汇款单让她在村子里着神气了一阵,那些过去嘲笑她的人也都跑来巴结,更有家境殷实的富户主动托亲说媒,她再四挑拣后选定人选,只等儿子回来相看过礼,便妥妥当当做婆婆享清福。特别是当她听闻几年没见的混小子出现在村里时,激动的天灵盖发麻,又哭又笑,一拍大腿蓬头垢面就跑出去迎接。然则,想象中的母子抱头大哭没有,担忧关切没有,殷勤围绕没有。因为,这些,,,混小子都给了身边那个瘦的像麻杆一样的女孩,看着儿子围着女孩小心翼翼极力呵护的样子,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。就好像期盼已久的蛋糕被人横空切走一半一样,那种失落和怨愤压都压不住,于是她毫不客气地瞪了两人一眼,转身悻悻地回屋去了。

是夜,张家小院飘出激烈的争吵,合并着张大妈歇斯底里“我不同意”“她不配”“有我没她”“小兔崽子翅膀硬了…”等等的哭骂声。在村人各种揣度中,次日一早怒气冲冲的张小强拉着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张大妈气的要死,嚎哭半天也没能说服儿子,只能将满腹怨气暗暗记在未来的儿媳妇身上。在她心里外地媳妇不知根不知底有啥好,何况那女孩瘦得跟棍儿一样弱不禁风,别不是有啥毛病吧!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就这么轻飘飘被小狐狸精拐走了。还有那混账小子,居然敢忤逆老母,学了手艺回本地开个饭店再娶个本地媳妇不好吗?夫唱妇随承欢膝下多好,也不枉自己守寡多年,现在可到好有了媳妇忘了娘,就这样把她一个人孤孤单单扔在老家跑了,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。

这边张大妈兀自自怨自艾,那边儿子已经跟女孩登记领证成了合法夫妻,她憋着一口气拒绝去外地参加婚礼,也不愿在本地张罗操办,大有不认这门亲的架势。面对儿子儿媳的多次登门谢罪,她也不冷不热。如此僵持一年直到儿媳怀孕,儿子再三来接她出去照顾,她才看在儿子和孙子的份上,勉强应承下来。但也提出了一个要求,那就是临盆时媳妇必须在老家坐月子,回老家生产。张小强深知母亲固执,决定的事情很难更改,更想借此缓和婆媳母子关系,便一口答应下来。

距离预产期一个月的时候,张小强将媳妇送回老家托付母亲照顾,自己又匆匆返回上海打理生意。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一次的决定将给他的人生带来怎样毁灭性的打击。

原本互不相干的两个女人,因为共同爱着的男人成为婆媳,而且是“互不看好”的婆媳,却又要朝夕相对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在张大妈心里,这个儿媳妇不仅轻松抢走儿子,害的他们母子分离两地,也没有身前身后伺候过一天。现在仗着身孕,反过来要自己端茶送水,真真是意难平啊!复想到儿子的临行嘱咐,又不敢太过造次,出嫁从夫,夫死从子,血浓于水,自己只有这一个儿子,以后还得靠着他生活,思来想去,心中万般恼火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收敛性子,洗锅做饭烧火买菜,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媳妇做饭。

起先几天张大妈还能坚持有荤有素有菜有汤,渐渐地变成了大杂烩,最后是剩饭剩菜。孕晚期的人本就身重体懒,可怜这新媳妇初来乍到,举目无亲,加之语言不通,便不大想出门走动。但婆婆每每去村里串门,必定要求全程陪行,美名其曰多运动好生养,她稍有不同意见,即刻招来讥讽数落。于是人们经常看到一个女子挺着大肚子跟在一个粗壮村妇身后,村妇走到哪里孕妇就和跟班一样陪到哪里。不同的生活习惯以及婆婆强势的行事风格,令新媳妇倍感煎熬,却又挑不出理儿,只能默默流泪眼巴巴盼着丈夫归来。

等啊等盼啊盼,张小强终于从上海回来了。一切准备就绪,单等孩子发动。此时的农村无论生活水平还是思想观念已向城市靠拢,很多农村妇女也会选择住院生产。依着小两口自然也是去县城医院。没想到,本来顺理成章的事却在张大兰这里卡了壳。

儿子回来这几日,儿媳仿佛鱼儿入水,鸟儿高飞,整个人都明媚起来,张大兰看着长相酷似丈夫的儿子对另一个女人极尽温柔,百般呵护。想着自己半生孤苦,吃苦受罪拉扯大的儿子也被媳妇抢走。恶念顿起,怨恨像藤蔓一样盘踞心窝,憋的她胸闷气短。她恶狠狠地对儿子媳妇下达着命令,“就在家里生!”,“哪个女人不生孩子?”“村里有接生婆干嘛非去医院!”“四川那地方比我们这穷多了装什么大小姐”,“你们要去我也不拦着,走出这个家门我是不管的,孩子自己带月子自己坐…”,任凭儿子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她都只有一句话,“不要再说了,难道我不比你们懂!我吃的盐比你们吃的饭也多”。

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产妇终于发动了,张大妈一边将提前筛好的两桶黄土倒在炕上,一边喝令儿子去请村里的接生婆。

产房里小强媳妇哭的声嘶力竭,疼痛和恐惧让她如水中浮萍,每次阵痛袭来,恍若灵魂出窍,想抓住点什么但又什么都抓不住,那种绝望和未知的惶恐令她生不如死。她只能一声声叫着丈夫的名字,盼望丈夫能陪在身边,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和勇气。

产房外张小强急得原地打转,即为人父的喜悦和对妻子的担忧让他如坐针毡,听着妻子一声声的呼唤,他几次试图闯进去,但都被母亲以产房见血污秽为名一把拦下,此时此刻,他大脑一片空白,激动里夹着莫名的兴奋,竖起耳朵盼望着孩子的降生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,毫无进展,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依然毫无进展,空气中弥漫着不安和紧张,小强媳妇的叫喊声明显弱了不少,长时间的疼痛和喊叫几乎耗尽她所有的力气。孩子久久不能顺利出生,失去耐心的张大妈彻底爆发了,她恶毒的咒骂着媳妇的没用和矫情,声色俱厉地对着儿媳咆哮,“生不出来憋死我孙子,我就让你滚出我家大门…”。

此时张小强在瓷实也预感到事情不妙,他跪在屋外百般哀求母亲将妻子送往医院,痰迷心窍的张大妈已全然跟媳妇杠上了劲儿,“不能,不能,就是不能…”一时间哀求声,咒骂声,推搡声吵得不可开交。

躺在炕上的小强媳妇看着这一切,肝胆俱裂,心如死灰,眼泪顺着眼角疯狂地流,突然,她深吸一口气,咬紧牙关,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一声“妈……”。一个粉嫩嫩的婴儿脱离母体来到了这个世界,他嘹亮的哭声平息了全部的混乱。

清理完秽物后,张小强终于坐到媳妇身边。

“小强,我,,,我眼睛有点看不清,,,”

“什么?你看不见…”

“媳妇,媳妇,你怎么了?”,“妈,你快来呀…”

正在都弄孙儿的张大妈听闻儿子惊恐的呼唤,赶紧跑过来,只见儿媳业已昏迷,她一把掀开被子,儿媳身下漫着一股股暗红色血。

“不好,大出血了,快,快去叫人啊…”

一个小时后,县医院接诊了一位大出血的产妇,人送来的时候还有微弱的体温,抢救一番后还是去了,年仅25岁。在场的医生护士无不唏嘘。

(后记)妻子死后,张小强曾一度患上失语症,任凭母亲如何哭泣忏悔他都不发一言,只目光呆滞地看着襁褓中长相酷似妻子的儿子,后来,他将儿子留在了母亲身边,只身回到上海。再后来除了源源不断寄钱,他始终没有再回来看过母亲和儿子…

而那个曾经嚣张一世的张大兰,经受不住邻居的指点,带着孙子逃也似的搬离农村,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退休老头,老头去世后,她又开启了另一个继室谋夺丈夫房产的故事,此是后话,在此略过不提。

最无辜的是那个年幼的孩子,母亲因他难产而死,父亲不愿面对他,奶奶无底线娇惯他,他又何错之有…

正是人生百态,百态人生,生而为人,便是一场劫数吧!

全文故事完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adhd-becalmd.com/lianxiwomen/88861.html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彩名堂平台,彩名堂官网,彩名堂网址,彩名堂下载,彩名堂app,彩名堂开户,彩名堂投注,彩名堂购彩,彩名堂注册,彩名堂登录,彩名堂邀请码,彩名堂技巧,彩名堂手机版,彩名堂靠谱吗,彩名堂走势图,彩名堂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名堂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